白马非马

报载《人力部将探讨巩固公积金制度》,我一听就是胆战心惊。自从开国贤臣一一的凋谢之后,从李显龙开始,这些只能靠着集选区顺风车悠然上台的政治新鸟,就完全和民生脱节。本来一个个好好的公积金政策,每修改一次,就表示政府在国策上的一筹莫展,只能向人民的血汗钱 — 公积金开刀。

不是吗?公积金还是公积金,只是此金不同彼金。储蓄还是储蓄,但是是你的钱未必就是你能够用。提起人力部代部长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陈川仁,不由得就让我想起陈如川。每个时代,都有敢于先吃螃蟹的人。在跃下铁轨被列车轮子砸成肉糜分尸,陈如川应该是不幸的第一人。

斯人已矣,往事却未能如烟,时时徘徊脑际。陈如川一家四口,那天旁晚,他留下了身上仅剩下的9块钱给两个孩子买鸡饭当晚餐,就不动声色的走上不归路。失业多年的陈如川很穷吗?看起来是的。然而,如果他不是不幸的生在新加坡,他的3房式组屋,倒是值许多钱。可怜的他没有想到卖掉屋子去东海岸或白沙什么的露营野餐 — 唉,新加坡人本来就做不了无壳娲牛,天天做和环境局抬杠的刁民,这就算了。

只是,他的公积金户口里头,不是还有许多储蓄吗?

未雨绸缪,如果是如此矫枉过正的话 — 譬如说,你出门前准备了一把雨伞,凑巧就下雨了。然而,这把伞的作用,已经被神仙做法了,就是要留到某年某月下雨的时候才可以用。某年某月你用不到了,就留给亲人用或者干脆报效给神仙了 — 他X的,总之啦公积金这把伞不到时间,就是个废物,就是打不开。

只是,雨伞打不开,淋湿了、生病了,算你倒霉。然而,陈如川公积金户口的钱不能够拿出来救济燃眉之急,愚昧的他不会带着一家大小跑到超级市场,随便顺手牵羊几个什么的,然后就有免费的乌豆米饭好吃。他却走了一个下下之策 …还是别说了。

人力部将继续与公积金局协作,探讨如何加强该制度 — 很快的,人民又有难了。想到这里,我突然就有个奇想,不晓得陈如川的冤魂能不能够上陈川仁的身,让这个象牙塔里头出身的精英在和公积金局探讨如何加强这个制度,知道小市民生活的艰难。

呵呵,未雨绸缪是需要的,不然的话雨一来了就像落汤鸡当然很不是滋味。然而,当你以为自己已经有把,甚至好几把雨伞的时候,大雨倾盘,你却只能够望着老天兴叹 — 这是个甚么世界啊?

陈如川啊陈如川,就看在陈川仁也是川,你就行行好,在天之灵,帮帮新加坡的穷苦小老百姓,对陈川仁说说:“哎哟,别再为窘到不能再窘的同胞们百上加斤了”!

阿弥陀佛!无量寿佛、哈里路亚、阿门…

View original post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